金融業的個人理財規劃案例分享,財務顧問如何協助我重新認識自己|客戶案例

撰文採訪 / 安睿宏觀行銷企劃部

就讀財務管理系的在銀行工作數十年的JF,從就學時期就是專研財務管理系。但是她就和我們多數人一樣,喜歡在家時追劇享樂、滿足自己的生活小期待。即使身處一分一毫都要錙銖必較的金融產業,他依然沉浸在能夠帶給自己歡樂的生活娛樂中悠走,對於理財這件事,他腦中再清楚不過了,甚至也能和人頭頭是道地說出一本理財經。但在過去近十年的時間,JF並不真的深刻體認到,自己該如何運用整體思維去看待自己的現在與未來,直到多年的銀行主管好友,跨足理財規劃後,坐下來和JF認真的討論後,才帶來了截然不同的故事發展。

「我剛出社會的心態其實並不成熟,畢竟才剛開始賺錢,並不會去馬上想到、甚至擔心未來退休要怎麼辦?」JF憶起當時的想法「我覺得我的物慾並不高啊!我會覺得依照我的消費模式,是可以存到錢的,那有存錢就好,沒有什麼存的夠不夠的觀念,所以你說退休這件事更遠。我只想著我要怎麼樣在工作上面立足、怎麼融入職場環境、怎麼把家裡的關係維持好。再說我的個性比較懶,我就只想要享樂而已,過得好好的,該上班去上班,下班放假去看電影追劇,生活過得讓自己看起來是舒適的就很好了。其他太困難的想法對我來說都像跨出舒適圈,去探討以後錢不夠怎麼辦法這件事情,其實我是連想都沒有想,當然也可以說是逃避去想。」

從小在高雄成長的JF,理財的習慣很大程度受到家中的觀念影響。「我記得我爸爸很會賺錢、也很會花錢、因為他自己和兄弟親友開公司,收入不低的爸爸很投資賺錢,卻也同樣很敢花錢。我還記得小時候爸爸錢花完了,可是隔天要繳學費,媽媽就拿出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讓我去繳學費。甚至有一次爸爸想要買車手頭上現金不夠,也是靠媽媽拿出跟會的會錢贊助爸爸。」

跟會是台灣早期社會的一種街坊鄰居的互助型式,通常會有一個會頭號召數十人不等,共同組成一個互助會。也因為媽媽常常是靠自己存錢的方式來打理家中財務,爸爸則是敢於冒險投資賭博拚一把,不只爸媽的價值觀不同而衍生家庭爭吵,也讓從小看著家中爸媽為錢傷神煩心的財務事,塑造了JF日後理財慣性的原因。「我很不喜歡讓家人擔心,自然這件事也讓我在財務上變得相當保守、不愛冒險。因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在思考理財這件事,我自認有能力存,卻沒有想到原來只是存,只是保守,並不代表真的安全。」

因為媽媽的不安全感,影響JF對於財務也相對保守。即使天天接觸股票基金等等相關的金融工具,也只止於把錢放在定存。「家人會給我一種觀念是,放在銀行裡就好,其他不動產啊、基金啊,那些都是貪心,就保險一點就好,就算賺的利息不多也沒關係。」

「這種逃避的心情,其實隨著年紀增加,看到身邊的人好像都前往更不同的人生里程或階段。雖然說自己在銀行工作,當主管同事問到我下班後都在幹嘛?有沒有安排自己的投資理財?聽到這些關心確有壓力的話,會一直停醒著我是不是該跳離自己的舒適圈了?就好像買房子這件事情其實一直放在心裡,但也僅止於在網路看看物件,但是就沒有後續了。」這樣的感覺就像一根針扎著一樣,會痛會有感受,但是沒有立即失血危機或其他明顯不適,也就這樣扎著。直到遇到了從銀行交易室跨足至家庭理財規劃顧問的哲茗。

「其實說實在我們有共同的專業語言,他明確的引導我去思考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?」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常常想到自己還是單身的情況,如果未來沒有人共同扶持,自己是不是能肩負好照顧自己的責任?「在那個時候被點醒後,其實整個理財規劃對我來說更像是救命稻草吧!我一直覺得我沒有長大,也不需要去面對。並不是說心態上很幼稚,而是在行動上一直覺得人生目標擺在那,我依然是繼續窩在自己的熟悉範圍。但是急迫感卻越來越頻繁地出現,讓我不得不去思考。」對於財務管理背景的JF,對於理財規劃的概念並不陌生,但是知道和做到的距離,是花了他十多年的時間,才終於邁開步伐。

「有時候還是難免會想,如果我可以再更早一些意識到這件事,我現在肯定會成長得更不一樣,甚至已經達成了我的一些夢想。」而JF現在眼前最大的夢想,除了常見都會有的順利退休與資產累積外,為年邁的父母換一間適合與他們共同生活的家,是他剛剛達陣的夢想。身為家中的長女,能夠打造一個宜居空間,讓父母的生活起居都有良好的生活機能,是他很大的心願。「現在換了一間幾年前才剛大翻新過的中古屋,不論在財務負擔與居住期待上,都達到了相當好的平衡。我不希望如果我有一天意外發生,卻沒辦法留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、或是沒辦法留下足夠照顧他們的錢。這是在理財規劃後的明確感受。即使我曾經透過人情規劃了我的保險,但是沒有辦法以相對全面、以一輩子的角度來看待的我所在乎的家庭責任。」

經過近兩年的時間,JF在與顧問檢視的過程,心情相對踏實也輕鬆。「我知道我做得很好啊!有一個人陪伴我一起解讀、提醒我目標在那、和我討論也為我把關,這對我來講是安心很多的。」JF談到理財規劃至今的心情,格外有感而發:「這件事讓我去正視我自己的人生,我的生活想怎麼過,並且是協助我成長的一個過程。讓我從一個只會享樂的小朋友,踏入大人的世界。」透過與顧問團隊的持續並進,每一次的檢視就像在校正,時間久了也許會有脫軌掉拍的情況,透過每一次的修正與檢視,確保走在前往目標的道路上。

相關文章